最新消息∶

法国跑车驶往异乡 后视镜里的波波雪鬓霜鬟

法国跑车驶往异乡 后视镜里的波波雪鬓霜鬟

曾以为,圣城三驾马车只可能以退役的方式结束马刺生涯,然后都在AT&T中心球馆目送自己脱下的战袍悬挂于顶,传颂丰功而受万人敬仰,成就传奇而被历史铭记。

邓肯的21号战袍已高悬而起,吉诺比利距离退役也近在咫尺,GDP留在我们记忆中的岁月钟声有可能只会在法国跑车的引擎轰鸣中寻得回响。但现在,帕克与黄蜂达成一份两年1000万美元的加盟协议,新赛季他将奔赴夏洛特开启另一段生涯。

做出这个决定对帕克来说并不容易。

帕克早已习惯了圣城的生活方式与马刺的球队氛围,他与这支球队并肩同行造就辉煌,他们所完成的成就在NBA历史长河中闪烁着灿烂的光辉。

马刺队史共有五次夺冠,其中四次都有帕克这位当家控卫的身影。他是马刺队史无可取代的传奇人物,生涯总助攻数排名队史第一,总出场数排名队史第二,总得分排名队史第四,纪录虽难言尽,但伟大却无需赘述。

帕克热爱着这座城市与这支球队,这座城市与这支球队也同样热爱着他。

帕克在谈及他离开马刺的决定时说道:“这并非是个容易做出的决定,我考虑了很久,所有人都知道我对马刺有多热爱,但我也对加盟黄蜂后所迎接的新挑战感到兴奋。这是生意,我仍然热爱马刺。”

法国跑车驶往异乡 后视镜里的波波雪鬓霜鬟

帕克离开马刺并加盟黄蜂其实不难理解。

2016-17赛季是马刺王朝的最后巅峰,那一年他们跻身西部决赛,但帕克却在西部半决赛遭遇左腿股四头肌撕裂的伤病,由此赛季报销。现年36岁的法国跑车在返厂维修后缓慢行驶归来,但他所热爱的球队已不能给他提供原有的位置。

去年11月份,帕克迎来回归,但无奈状态起伏,连续8场得分低于两位数后,帕克在1月份正式改打替补,伴随而至的是连续3场得分上双。从那时起,帕克的角色已正式改变,他不再是马刺雷打不动的首发控卫,他的场均出战时间首次跌破20分钟,他在大多数时候都只能留在板凳席扮演导师角色。

凭借着阿德与吉诺比利的拼死奋战,马刺勉强跻身季后赛的行列,首轮出局已是命数所定,但是那轮系列赛对帕克来说异常难熬。他的场均时间跌至13.2分钟,他相信自己的机箱仍有燃油可用,可他这辆跑车的喑哑轰鸣还是掩盖不住他角色逐渐边缘化的事实。

赛季结束后,帕克说道:“我还不确定自己是否会留在圣安东尼奥,我对一切可能性都持开放态度。我已为马刺效力了17个赛季,你知道的,我向来是个念旧的人。但如果我最终选择改换门庭,那也不会是世界末日,我觉得自己转投其他球队还能再打两三年。”

这位老将的初衷如此简单,他只是想要打球。

法国跑车驶往异乡 后视镜里的波波雪鬓霜鬟

马刺目前薪金空间有限,他们能给帕克提供的续约报价显然不如黄蜂。但帕克选择黄蜂作为下家想必不是出于薪金因素,这支夏洛特球队拥有其他吸引他的熟悉而又新鲜的事物。

与帕克私交甚笃的马刺助教博雷戈现已成为黄蜂主帅,他的偶像乔丹是这支球队的老板,他的法国同胞巴图姆也早在夏洛特扎根。对帕克来说,这是一支完全陌生的球队,但与此同时,这支球队却又散发着莫名的亲近感。

博雷戈将能为帕克提供更加稳定的出场时间与更加重要的球队角色,帕克生涯后期的余晖也能在此发散光热。

抛却情怀,相较马刺而言,黄蜂或许是一个更加适合帕克的去处。

波波维奇对此也很清楚。波波维奇挽留过帕克,但在挽留之余,他仍然需要考虑到伦纳德的问题。

伦纳德与帕克关系不睦,伦纳德对帕克此前的言论倍感不满——在伦纳德因伤高挂免战牌期间,帕克曾说过:“我的伤比他严重百倍。”

马刺从来都没有决绝地打算放弃伦纳德,尽管他们正在与其他球队进行交易谈判,但他们仍希望能够留住这位当家球星。

法国跑车驶往异乡 后视镜里的波波雪鬓霜鬟

在帕克确定出走后,波波维奇发布声明向爱徒温情告别:

“很难用言语表明帕克在过去近20年里对马刺有多重要。回想到2001年,19岁的他从首场比赛开始就已让我印象深刻。之后的每一天、每场比赛以及每个赛季,他都用他的饱满热情与奉献精神鼓舞着我们。

“我们非常感谢帕克在这17年里给我们留下的不可思议的回忆,他在马刺共获4座总冠军奖杯,共入选全明星6次与最佳阵容4次,他的履历熠熠生辉。但对我来说,最值得高兴的是能够亲眼见证帕克的成长。

“马刺的所有人都会怀念帕克在这打球的时光,祝愿他与他的家人一切安好,也祝愿他在夏洛特继续他的卓越生涯。”

难以想象波波维奇在发表这段声明时的心情。

帕克说过,波波维奇对他尤为严厉。但在离别之际,波波维奇的字里行间都流露着难舍的温情。人生能有几个17年。在过去的17年里,他们两人并肩同行,走过队史迄今最为辉煌的时光,也触碰过彼此心底最为柔软的地方。

那尊石佛已隐世退役,那只潘帕斯雄鹰已渐乏丰羽,那辆法国跑车已驶往异乡,而那个老爷子也已雪鬓霜鬟。

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Tree)

注明∶足球比分直播,皇冠足球即时比分,天下足球 法国跑车驶往异乡 后视镜里的波波雪鬓霜鬟

与本文相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