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斯特林往事:移民英国终圆梦 因母亲拒绝阿森纳

英超 bianji 收藏此文章

  斯特林往事:移民英国终圆梦 因母亲拒绝阿森纳

(体育讯)今年世界杯上英格兰的“快乐足球”令三狮球迷们惊喜万分,不过没有谁的成长是一帆风顺的。近日英格兰边锋斯特林就在《球员讲坛》像球迷们讲述了自己的故事,讲诉这位来自牙买加的小男孩是怎么一步步实现自己的英国梦的。

斯特林:

我闺女有点太嚣张了。我妈妈曾经警告过我这样的事情很可能会发生,因为传说一个人大概会在六岁开始出现倾向性。所以,当有一天我闺女在房子里哼着歌跑来跑去时,她根本不会在乎他爸爸刚刚与曼城赢下了联赛冠军,而且还是拿到了100个积分。她会在乎这些?

哈哈哈,她才不管曼城是谁,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利物浦球迷。

所以,当她在客厅里跑来跑去时,跑步的姿势跟她爸爸简直一模一样:挺着胸膛,弓着背部,手轻轻的摇摆。她在客厅里跑的时候跟拉希姆-斯特林简直一模一样。但是,你们猜她在唱什么?

嗨,萨拉赫!嗨,萨拉赫!嗨,萨拉赫!挥着翅膀跑的快!萨拉赫,啦啦啦啦啦!埃及王!

你们能相信吗?简直太无情了。

她就跟我小时候一样,跟我一模一样。如果她跟你不熟,就不会跟你说一个字。一个字都不肯说。你需要先得到她的信任才行,这就是我们的基因。所以我可以相信你们吗?我可以告诉你们我的故事吗?你们真的会听吗?如果你们看过一些报道,你们会觉得已经了解我了。也许你们会觉得你知道了我的故事,知道了我关心什么?但是真是这样吗?

在我两岁时我父亲就被谋杀了,这改变了我整个生命。在这之后不久,我妈妈又决定将我和姐姐留在牙买加自己一个人去英国去拿学位来给我们带来更好的生活。有几年我们和外祖母一起住在金斯顿,我还记得当我看到其他孩子跟妈妈在一起时我会感到非常嫉妒。我当时并不理解妈妈这么做是为了我们,我只知道她离开了。我姥姥人很好,但是每个那个年纪的小孩都会想要妈妈的。

感谢上帝,我还有足球。我记得当时很容易下雨,所有的孩子都跑出去在水坑里踢球,搞的水花四溅,这是我们最好的时光。当我想到牙买加时,我总会想到这一画面。下雨时没有人会躲在屋子里,所有人都跑出去享受这一刻。另一个我还记得的画面是我央求姥姥给我钱去买一个燕麦仁冰淇淋。

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也许并不熟悉燕麦仁,有时候你会在不知不觉间错过一些事情,在英格兰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燕麦冰淇淋,但是对我来说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食物。有个家伙在他的房子边上开了个小卖铺,因此你在街上踢了一天球后要跑过去敲门,然后他的头就会从窗户里伸出来,问:“喂,你想要什么?”朋友,这就是牙买加。每个人都很忙碌,都想着竭尽一切摆脱穷困。在他的小卖铺里你可以买到大米,也可以买到冰淇淋。

我当时还不知道我妈妈以她自己的方式忙碌着,一直在想办法让我们过上更好的生活。当我五岁时,我们搬到了伦敦跟她住在一起,这是段困难的时期,因为这里的风俗跟我们以前的风俗很不同,而且我们也没有多少钱。我妈妈总是想办法保证我们的必需品,但是我要说的是我们过得并不是《小查和寇弟的顶级生活》,明白我的意思吗?我妈妈在一些酒店里做清洁工作来赚取外快,以便支付她的学费。我不会忘了早上五点就起床,在去学校前帮着她一起清洁位于石桥附近的宾馆厕所。我会跟姐姐争吵:“不!不!这次轮到你去洗厕所了!我去洗床单!”这件事的唯一好处就是在结束后妈妈会让我们在自动售货机里任意挑选一样商品,我每次都会直接选巧克力棒。

我们的生活真的很紧张,我们必须这样做。我们所拥有的一切就是彼此。我总是打坏房间里的东西,这时候我会喊:“妈妈!妈妈!我可以出去玩吗?我可以出去玩吗?”而她总是说:“你可以去外面,但是别离开房子。”她就像是她给我施了绝地心灵控制术,这是一个妈妈们玩得经典把戏。

实际上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因为当我开始上小学后我很调皮,我有时候会把妈妈逼疯。不是说我是个坏孩子,只是我老是听不进课。我不想一直坐着听老师讲课。我们今天在讲什么?减法?得了吧,我根本就听不进去。我会盯着钟期待着休息时间。吃点东西,然后就直奔户外,在泥地里奔跑,幻想着自己是罗纳尔迪尼奥。这才是我所关心的。

我太调皮了,所以他们将我从小学班级里面开除了。

好吧,这也不算是真实情况。严格的说,他们没有开除我。他们只是告诉妈妈我需要在一个更受关注的环境中,他们把我放到了一个只有6个孩子但是有3个老师的教室里。不是开玩笑,在这里根本无处躲藏。事情最糟糕的是,会有一辆车每天专门接我们上下学。我决不会忘记,有一天当我坐在车上看着车窗外,看到其他的男孩女孩都自己走路上学,脸上带着笑容。这真的打击到了我,我想,我也要这样。我想要跟其他人一样。我又没有错,我会很安静的。

我就是不想听除了妈妈之外的任何人的话。这是我的问题所在。

因此我立刻改好了,大概一年后我又回到了大教室。但是如果我认真想一想的话,我生命的改变恐怕是从认识到那个叫克莱夫-艾琳顿的家伙开始的,他是我们这群没有父亲的孩子的好导师。周末他会带着我们在伦敦周边游玩,向我们展示生活的另一面。有时候我们还会去打斯诺克。简单的说,就是他会带我们去见识日常看不到的,他是真心关心我们的。因此有一天他让我坐在身边问道:“拉希姆,你喜欢干什么呢?”

这个问题太简单了,对吧?不过我还从来没有认真想过。当时我就想着在街道上踢球,想着跟朋友们骑车,想着当一个孩子。

我说:“我喜欢踢足球。”

他说:“好呀,我有一个小的周日联赛队。你要不要出来跟我们一起玩?”

就是这样。这一刻改变了我的生命。从那天起,我的生命就是足球、足球、足球。痴迷、完全痴迷。当我十来岁时,我被伦敦的一些大俱乐部发现了,富勒姆想要我,阿森纳想要我。而当阿森纳想要你时,你当然觉得你自己一定要过去了。这可是伦敦最大的俱乐部了!因此我跑过去告诉自己的队友:“我要去阿森纳了!”

但是妈妈却是一个很会挑时机的战士。她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应该怎么做,她也许是我所认识的最有街头智慧的人。有一天她让我坐下来跟我说:“我爱你。但是我觉得你不应该去阿森纳。”我:“呃?”她接着说道:“如果你去那儿,他们那里有50个跟你一样好的球员。你就是一个分母。你需要去一个能够继续发挥自己特点的地方。”

她说服我加盟了女王公园巡游者,这也许是我做的最正确的决定了。在巡游者,他们不会让我去铲球(当后卫)。但是这对于我的家庭来说却很困难,因为我妈妈不同意我一个人独自去训练,而她又得工作,所以我姐姐就一直陪着我,直到我前往希斯罗机场(加盟利物浦)。一共要倒三趟车,18路转182路再转140路,车上是红色双排座,座上帮着八十年代的蓝色羊毛垫,我们就这样做了好多年。我们下午3点15离家,晚上11点才回来。每一天她都坐在楼上的小咖啡馆静静地等我结束训练。一个17岁的姑娘为她弟弟做这样的事,我从来没有听到她说:“不,我不想带他了。”

当时我并不明白她牺牲了多少。她和妈妈将我带到了这里。我的整个家庭占据了我生命的很大一部分。没有她们,你们根本不会认识我。

你们知道什么是最疯狂的吗?

我一直在梦想的阴影中长大,这里的阴影就是字面意义上的阴影。我是在我们的后花园看着新温布利建起来的。直到一天,我走出去看到了插入天空的巨大拱门,它从顶棚升起,就像一座高山。我曾在这块离我家不远的草地踢球,当我进球后转身庆祝时,温布利的拱门就在我的头顶。就像你们看到的一样。

我一直在想,我可以进去踢球。我可以的。

没有人相信这一点。在14岁时有一位老师曾经对我说过——当时我应该是正在走神并没有听讲,她对我喊:“拉希姆!你这人是怎么回事?你觉得足球就是你的最终目标吗?你知道有几百万孩子想成为球员吗?”我想,好吧,我早就听说过这些所谓的可能性了。

然后她说:“为啥你觉得自己这么特别?”这真的触动了我。在我脑海中我是这样想的:“呃?为啥我觉得自己这么特别?好,咱们走着瞧!”

两个月后,我被英格兰U16国家队征召,我在对阵北爱尔兰时打入两球,这一切都被电视转播了。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重要时刻。当我在周一回到学校时,这位老师突然成了我在世界上最好的朋友。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

不过真正的转折点是我15岁的时候。当时利物浦想要我,但是那里离家有三个小时的路程。我不会忘了我坐在妈妈身边告诉她我想去。我爱那些邻居朋友们,他们到现在依旧是我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朋友。但是那个时候,这里有很多犯罪和不好的事情,因此我觉得利物浦对我来说是一个摆脱这些专注足球的机会。

在我的脑海中我是这样想的,就这样了。妈妈牺牲了她的生活才把我带到了这里,姐姐牺牲了她的生活才把我带到了这里。我现在走到这一步了,让我去吧。

有两年时间我变成了幽灵,不信你问问我的朋友。当我有一天休假时,我会坐火车回到伦敦,用那一天时间看看我的妈妈,然后再回到利物浦。我断绝了与世界的联系,就让自己当个球员。俱乐部让我和一堆老夫妻住在一起,他们已经70多岁了,将我看成他们自己的孙子。每天早上当我下楼时,他们会给我准备好熏肉三明治。这是难以置信的。外面就是美丽的花园,外面有花,有树,但是对我来说是另一个世界。不过我妈妈每天会给我打电话过来:“拉希姆,你今天做祷告了吗?你感谢主让你醒来了吗?”我会说:“妈妈,我做了,妈妈。”

这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我的全部使命就是获得一份合适的合同,这样我们妈妈和姐姐就不再有压力了。当我给妈妈买房子的那一天,也许是我人生中经历的最开心的一天了。我还记得当我还是还孩子时,有那么三四次当我训练完正坐车朝回走时,我妈妈会短信告诉我一个新地址。她还说道:“这是我们的新家了。”有那么两年我们一直不断在搬家,因为我们付不起房租。当时我没有太多想,我觉得这太正常不过了。现在我明白了这对妈妈来说意味着什么,她是怎么度过这段挣扎期的。

你们知道吗?每次谈起这些我都很伤心,但是我想要告诉所有人。有些媒体爱说我喜欢“金闪闪”,喜欢大钻石,喜欢显摆。我不明白他们是怎么写出这些的。尤其是当我给妈妈买了一座房子时,有些人写的真是难以置信。这些人这样做真的令我伤心,他们甚至会讨厌他们根本就不了解实情的事情。

几年前,这些报道还会影响到我。我会问妈妈:“为什么他们总是针对我?”

但是现在,我妈妈,我妹妹和我的孩子都没有什么压力了,我感觉好多了。

如果有人想写我妈妈房子里的大浴室,我会告诉你们十五年前我们孩还在石桥清洗厕所,在自动售货机里买早餐。如果说有谁配得上开心的话,那就是我妈妈。她一无所有的来到了这个国家,靠着清洗厕所和更换床单让自己读完了大学,现在她是一家养老院的董事了。

而他的儿子在代表英格兰国家队。

你们知道最令我兴奋的事情是什么吗?在17岁时我就被英格兰成年队征召了!我第一次在温布利球场踢球是对阵乌克兰的世界杯预选赛。最魔幻的事情是当我们坐着大巴车沿着哈罗路走向球场时,我望向窗外,想着自己的生活:

那座房子我朋友曾经住过;

那座停车场我们曾经在里面溜过冰;

那个街角我们曾经在那里搭讪过女孩;

那块草地就是我曾经梦想着现在这一切的地方。

如果你的成长方式跟我一样,就不要相信那些小报告诉你的故事 。他们只是想将你的快乐偷走,他们只是想拉你下水。

而我现在告诉你却是:

英格兰是一个可以让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淘气男孩实现梦想的地方。

(体育独家出品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责任编辑:

注明∶足球比分直播,皇冠足球即时比分,天下足球 斯特林往事:移民英国终圆梦 因母亲拒绝阿森纳

与本文相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