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费德勒直言不惧怕退役时刻 离开网球会多陪妻子

网球 bianji 收藏此文章
费德勒 费德勒

  北京时间5月24日消息,费德勒成为最新一期《华尔街日报》杂志的封面人物,记者Jason Gay在今年迈阿密公开赛开赛之前对瑞士球王进行了采访。具体编译如下:

  按理说,罗杰-费德勒不应该继续征战职业比赛,尤其是不该像现在这样,占据或极为接近世界上最优秀男球员的宝座。今年8月,费德勒将满37岁。网球选手在这个年龄理应退役了。费德勒的偶像之一桑普拉斯在31岁打了生涯最后一场比赛,比约-博格26岁告别赛场。

  可此时此刻,在迈阿密,费德勒正在书写一段可以被载入体育史册的历史,为他本就辉煌的职业生涯再添上令人叹为观止的一笔。距离他在澳网夺得第20冠已经过去两个月了,他是男子网坛世界第一,为史上最年长的男子top1。7月温网开赛后,他将以卫冕冠军身份出征,他依旧会是夺冠热门。

  这么多年来,球场上的费德勒被认为是优雅的象征,长得像詹姆斯-邦德,移动如芭蕾舞蹈家巴瑞辛尼科夫一般轻快,会说多国语言,是天生王者。但离开赛场,费德勒是个很放松的人。他会开玩笑,也不介意别人拿他开玩笑。“他很有幽默感,”好友哈斯说,“他会模仿不同的口音,也很擅长模仿其他人。”

  曾经想过把头发染成红色的少年如今已经结婚,与妻子米卡尔有了四个孩子。双胞胎女儿8岁,双胞胎儿子4岁,他们让费德勒的生活更加忙碌,同时也让他更加谦逊。当他在场上与对手激烈对抗时,看一眼看台,会发现孩子们在看漫画书。“我打球,他们看书。”费德勒说着摇摇头。

  孩子们会打网球吗?“是的,他们会打会儿网球。这是我和米尔卡的一个小小要求。但不要误会,我不想他们成为职业球员,只是希望他们能从打球中体会到乐趣,当作一种休闲娱乐。”

  此外,孩子们也要练钢琴。但大多数时候,这四个不到10岁的孩子疯狂地喜欢漫画书。费德勒说,女孩们会想要指挥弟弟干这干那,而男孩们也学会反抗了。“有时候我们得当裁判。”费德勒说。

  他喜欢这种混乱,虽然有时候会变得危险。网球选手通常是在打球的时候受伤的,但在2016年,费德勒遭遇了生涯最严重的伤病:在给女儿洗澡的时候不慎扭伤膝盖,导致半月板撕裂。一开始,他以为自己没事,可到了下午,膝盖肿了起来。后来,费德勒接受了手术,尽管很快重返赛场,可状态欠佳。在里约奥运会开赛前,他决定提前结束2016赛季。

  费德勒于2017年复出,后面的事早已为球迷所熟知并津津乐道。“太神奇了。”费德勒说。在生涯早期,胜利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他近乎疯狂地将一个又一个冠军收入囊中。但随着年龄的增长,网坛竞争变得更激烈,他的胜场变少了。美网和温网都是五盘惜败德约科维奇后——还有那些让人们大感意外的冷门——好奇费德勒能否再拿大满贯成为主流。他第一次变得脆弱起来,但这也促使他以更强大的姿态归来。

  现在的他成为一个更好的球员,精简赛程(连续第二年跳过红土赛季),调整技术,换大拍面球拍,缩短分与分之间的间隔,进一步提升反手,使之成为致命武器。昔日教练安纳孔认为这是源于一种信念,即费德勒意识到“他仍然可以,无论网对面的对手是谁”。

  《Vogue》杂志美国版主编安娜-温图尔是费德勒的朋友,她说:“他从没失去过信心,他一直觉得自己可以回来。外面很多人都不看好,但他从没有放弃。”

  费德勒的经纪人兼商业合作伙伴托尼-高德希克说:“他就是活着的传奇。你会想带孩子和朋友去看史上最伟大的运动员之一。”高德希克提到了3月费德勒与比尔-盖茨在加州举行的慈善赛:“我们没进行任何广告宣传就售出了17000张票。”

  今年9月,高德希克和费德勒将把两岁的拉沃尔杯带到芝加哥。去年,费德勒和纳达尔第一次联手出征双打比赛,吸引了足够的眼球。

  纳达尔或许会被认为是费德勒的头号宿敌,但在当今网坛,与费德勒最为接近的恐怕要属小威廉姆斯,后者同样出生在1981年,比费德勒晚了7周。小威拥有23个大满贯冠军,去年产下爱女后,她在今年重返赛场。

  小威取得的成绩让费德勒钦佩不已:“(小威的职业生涯)真了不起,她的成长和我完全不同——我有瑞士网协的支持,而她和姐姐一起接受父亲的指导。这本身就是个不可思议的故事,即便她不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球员,也已经跻身最伟大行列。”

  随后,费德勒明确表示之前提到的最伟大范围是整个网坛,包括男子和女子。他提到小威和前辈格拉芙的成绩超过了男球员,尤其是考虑到小威在大满贯双打的表现。

  网球是项历史悠久的运动,因此关于史上最伟大这一头衔总是会引起争议,包括设备、赛程的变化,球员要到处参赛等。费德勒对此很清楚,他指出早期球员并不会追求纪录,只是单纯的比赛。“其实这样对比是不公平的。”他承认。

  “我们都知道(小威)肯定会在(最伟大)之列,我和其他人可能也能跻身那其中。或许可以排出最伟大的无名球员,如果能在这一行列,当然令人开心。网球是项与时俱进的运动。我很佩服塞蕾娜,顺便说一句,我也佩服维纳斯。”

  他们依然在网坛征战,这本身就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拉法还在打,我也在打,塞蕾娜和维纳斯依然在打——看来他们对网球的热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深。”费德勒说。

  他知道竞技体育可以很残酷,所以他说:“我早就没有那种应该有童话般结局的念头了,我不需要成为世界第一,也不需要在夺得一个重大冠军后再挂拍。如果能这样,当然很棒。可这些是我无法掌控的。我之所以打球是因为我爱网球,而不是因为我想要一个完美的收尾。”

  害怕退役吗?“不,”他回答,“我唯一好奇的是,退役那一刻会是怎样的感觉?那是一个过程,还是一个时刻,当你醒来就决定要退役了呢?”

  离开网球后,费德勒的生活会是怎样的?他说想要和家人,尤其是米尔卡度过更多的时光。“在产生怀疑的时候,我会找她,问她的感觉,问她是否还相信我能回归。没有她,一切都会不同。”

  他还可以更多地投入到基金会的工作。至于执教,费德勒表示虽然喜欢和年轻球员在一起,但不可能陪伴球员去其他地方,至少在孩子还这么小的时候不可能。至于电视评论员?他笑说:“我不知道是否有人愿意听我说话。”费德勒承认还对时尚界有兴趣。

  当被问到希望以怎样的形象被人们记住时,费德勒回答:“对网球有帮助。人们喜欢看我打球,我推动这项运动向前发展,就像拉沃尔和其他前辈那样。我希望买票来看我比赛的人在离开时能够心满意足,觉得花这笔钱是值得的。”

  在这个本该退役的年龄迎来重生,费德勒还要继续征战,不是因为他不得不打球,而是因为他热爱打球。

  (Chen)

注明∶足球比分直播,皇冠足球即时比分,天下足球 费德勒直言不惧怕退役时刻 离开网球会多陪妻子